阳江蜘蛛网络科技公司

客户服务热线:13719855298

阳江蜘蛛网络科技公司提供专业的网页制作设计,网站建设,网络优化和营销服务

行业最新动态
  • 13年前的那个秋天,马化腾与他的同学张志东“合资”注册了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之后又吸纳了三位股东,这5位创始人的QQ号从10001到10005,他们独当一面,创下了如今的腾讯帝国……

    马化腾

    马化腾:腾讯刚创办的时候是5人决策小组

    为避免彼此争夺权力,马化腾在创立腾讯之初就和四个伙伴约定清楚:各展所长、各管一摊。马化腾是CEO(首席执行官),张志东是CTO(首席技术官),曾李青是COO(首席运营官),许晨晔是CIO(首席信息官),陈一丹是CAO(首席行政官)。

    都说一山不容二虎,更何况是五虎。尤其是在企业迅速壮大的过程中,要保持创始人团队的稳定合作尤其不容易。在这背后,工程师出身的马化腾从一开始对于合作框架的理性设计功不可没。

    从股份构成上来看,5个人一共凑了50万元,其中马化腾出了23.75万元,占了47.5%的股份;张志东出了10万元,占20%;曾李青出了6.25万元,占12.5%的股份;其他两人各出5万元,各占10%的股份。

    虽然主要资金都由马化腾所出,他却自愿把所占的股份降到一半以下,47.5%。“要他们的总和比我多一点点,不要形成一种垄断、独裁的局面。”而同时,他自己又一定要出主要的资金,占大股。“如果没有一个主心骨,股份大家平分,到时候也肯定会出问题,同样完蛋。”

    保持稳定的另一个关键因素,就在于搭档之间的“合理组合”。

    腾讯刚创办的时候是5人决策小组,相应的组织结构是分4块,除马化腾外,其他4位创始人每人单独管一块,张志东管研发,研发分客户端和服务器;曾李青管市场和运营,主要负责和电信运营商合作,也出外找一些单子;陈一丹管行政,负责招人和内部审计;许晨晔管对外的一些职能部门,比如信息部、对外公关部都属于他的管理范畴,最开始的网站部也在他的管辖范围内。

    和这个组织结构对应的决策体系也很有趣。最开始的时候,负责行政、财务的陈一丹和负责营收的曾李青在组织结构里很容易针锋相对,因此两个人经常会发生一些争端,当然这些争端对事不对人。这个时候,张志东往往会第三个发表意见。张志东技术出身,在反对他的人看来多少有些偏执,但有一点值得肯定的是,张志东认理,当然这个理是他认为的理。也就是说,当曾李青和陈一丹争论的时候,张志东会根据他的认知进行“站队”。至于许晨晔,他是一个“好好先生”,他在整个决策体系里是个平衡,很多时候他是站在多数派的那一边或者弃权先观望。最后发表意见的总是马化腾,他负责整个团队的临门一脚,或者是他在2∶2的时候出来一票定乾坤(这种情况不多),而更多是许晨晔弃权变成在2∶1的时候,自己这一票下去变成3∶1,同样是一票定乾坤。

    今天看来,马化腾最开始采取5人共同创业,而不是三人创业是多么的明智和正确。如果只是马化腾和张志东、曾李青三人的话,那么在遇到分歧的时候,很容易一拍而散,特别是在马化腾、张志东、曾李青这三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的前提下。

    2007年11月24日,北京人民大会堂湖北厅,第三届中国优秀企业公民表彰大会在这里隆重举行。腾讯创始人团队“马化腾、张志东、许晨晔、陈一丹、曾李青”获得了中国企业公民特别贡献奖,这是本届表彰大会的特别大奖,也是组委会第一次设立该奖项,目的是为表彰在中国企业公民建设领域作出过特殊贡献的个人或团体。

    中央电视台的颁奖词是这样的:“九年来,他们以责任为导航,视员工为最宝贵的财富,以为用户创造最大价值为目标,延续通过互联网提高人类生活品质的梦想。2007年他们设立了国内互联网第一家企业公益基金会,倡导企业公民责任,致力于公益慈善事业,关爱青少年成长,推动社会的和谐与进步!”

    张志东

    张志东: 2011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

    以20亿美元位列富豪榜的第595位

    张志东,广东东莞人,现任腾讯执行董事兼首席技术官,全面负责专有技术的开发,包括即时通信平台和大型网上应用系统的开发。

    张志东很值得尊敬,一是其技术上的炉火纯青,即便是他的政敌或是对手,都对这点佩服得五体投地。QQ的架构设计源于1998年,截止到2009年8月,QQ用户数从之前设计的百万级到现在的数以亿计,整个架构还在适用。

    张志东受尊敬的另一个原因是其对物质上的追求极低,在腾讯创始人纷纷在澳洲买别墅、开游艇,高管集体团购宝马的态势下,张志东一直开着20多万的中档车。张志东是个计算机天才,在深圳大学,张志东和马化腾都属于计算机技术拔尖的一拨,但张志东是其中最拔尖的;即便放大到深圳整个计算机发烧友的圈子里,张志东都是其中的翘楚。

    出任现职前,张志东在深圳黎明网络任职,主要负责软件和网络应用系统的研究开发工作。张志东在黎明电脑的时候工作就很努力,经常加班到很晚,到第二天早上两三点也是常有的事情。黎明电脑的一位当年张志东的同事曾经讲述过他们对张志东恶作剧的段子,当时加班晚了只要走手续第二天上班是可以请假晚到的,这几个兄弟当看到张志东加班很晚后,第二天早上天一亮就给张志东家打电话,和他聊天,把张志东聊得睡不着了后,告诉张志东他们都请过假了,今天不去了,并鼓动张志东也不要去上班,这种情况下,张志东依旧准时出现在公司上班。

    曾李青

    曾李青:除马化腾、张志东之外的第三大股东

    2007年,曾李青以腾讯终身荣誉顾问的身份退休,他以“功成名就,没有遗憾”来形容当初离开时的心境,那个“功”字字音被他拉得很长。他是五虎将中唯一一个离开腾讯的创始人。

    7年腾讯生涯,曾李青逐渐变得从容,特别是2004年腾讯上市之后,这种从容感达到了第一次巅峰。“我们完全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在一个项目扔5000万可以不用讨论。当然,我们不会干这样的事情,只是说我们有非常强的资源。”物质上的富余感令他感觉能掌握自己的人生,渐渐地曾李青在触到天花板的那一刻,又体会到职场的“七年之痒”。2007年的曾李青已经念完MBA,正考虑去美国读博士,身边的朋友说:“你那种状态读博士读不出来的。”

    在这样的状态中,曾李青作别了腾讯,并且窝在家里搭建的放映厅里看电影、打游戏,时间一晃3个月过去了。那时的曾李青体味着难得的清闲,又同时觉出一丝对未来的迷惘。曾李青成立德讯投资公司,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不碰与游戏相关的业务,从腾讯出来后,曾李青感觉自己患上腾讯恐惧症。

    “如果腾讯做这个业务怎么办”,对于这个问题,曾李青被问过不下十次,曾李青的回答是,本来是想避开腾讯的,于是他投资了锁定中产阶级为目标对象的业务,比如梁冬创办的为富人提供旅游服务的太美,以及为中产定制服装的拉特兰,甚至曾李青还在长沙投资了房地产。随后他很快发现,做自己不熟悉的事很难,“我发现在自己一个不熟悉的领域上做事很困难。我宁肯跟腾讯想办法周旋竞争,也不愿在不熟悉的领域。”

    许晨晔

    许晨晔:“五杰”中有名的好好先生

    担任腾讯首席信息官的许晨晔,和马化腾、张志东同为深圳大学计算机系的同学,与张志东一样,许晨晔在深圳大学毕业后进修了南京大学计算机应用专业研究生,毕业后则进入深圳电信数据分局工作,与曾李青是同事。许晨晔是一个非常随和而有自己的观点、但不轻易表达的人,是有名的“好好先生”。他最大的爱好是与人聊天,兴趣则多种多样。

    许晨晔在谈起创业时候,脸上带着习惯性的微笑,笃定地说:“虽然我们毕业之后接触并不太多,但是我们知道各自的风格,我虽然不知道要做的事情能到怎样的程度,但是我知道大家肯定是认认真真地去做,不会说是打打闹闹玩一会儿、做来做去没有下文的那种人,所以这个事情我就值得参与。当时并没有其他特别的想法,就是觉得这个事情做了不会浪费时间。所以当时大家都很爽快地答应了。”

    “移动QQ业务,应该说是腾讯的第一桶金。”许晨晔说,“那时候也有人在做相同的业务,但是我们把它做大做强了。能不能做成,当时没有人知道,但是我们考虑到这个业务用户的需求蛮大的,于是就坚持做下去,而且处理好了移动QQ和其他业务的平衡。这确实是腾讯一个重要的,而且是正确的决策。”

    陈一丹

    陈一丹:腾讯慈善代言人

    对于腾讯公司和陈一丹而言,履行社会责任更重要的是为社会创造价值。2006年,腾讯投入2000万元启动了“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成立了互联网行业第一家公益基金会。成立至今,腾讯公司向基金会累计捐赠超过2.2亿元,同时,腾讯公司员工捐赠超过500万元。腾讯公司承诺每年会将利润的一定比例捐赠给该基金会。

    “那是一种激情澎湃的生命力,那是一种由衷而发的感恩的心,是一种充满对生活的自信和热忱。”在一次让人激情澎湃的演讲现场。

    作为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执行理事长,陈一丹动情地说:“我非常荣幸,代表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来表达我们的敬意。和朋友们一起分享尼克的演讲,感受尼克热爱生命、自强不息、坚忍不拔的意志和决心。这是我第二次聆听尼克先生的演讲,直到现在我依然对上一次的情景记忆犹新。那是一年前在香港的一所小学里,地方不大的场馆里上百个小学生与尼克展开了亲密的互动,学生们都很好奇也很开心。我记得演讲完毕,学生们都热情地一拥而上,纷纷抢着与尼克合影来作为这次成功演讲的结束。”

    这样的活动陈一丹这些年做了很多。今年2月,陈一丹当选2010年度十大公益人物,获奖词如下:陈一丹——他是互联网公益最有力的推动者和践行者,作为腾讯公司创始人兼首席行政官和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执行理事长,他的慈善理念是立体的,他开创公益2.0时代,他开放腾讯平台与公益组织共享网络资源,他坚持可持续的公益慈善项目,倡导“授之以渔”,他还身体力行,自掏腰包1000万元捐资助教。